歡迎光臨某某科技有限公司!
高級搜索:

東莞市凌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全體員工暢游五一

作者:凌峰建設 來源: 時間:2013-03-12 16:16:28 瀏覽次數:

今年的五一在大家翹首企盼中如約而至。較之于公司那些小青年們的興奮與期待,我更多的是淡定與從容。因為我們此行旅游的目的地—湖南。正是生我養我的地方,不過對于沒有去過湖南的他們而言,興奮理所當然中。
      今年的五一在大家翹首企盼中如約而至。較之于公司那些小青年們的興奮與期待,我更多的是淡定與從容。因為我們此行旅游的目的地—湖南。正是生我養我的地方,不過對于沒有去過湖南的他們而言,興奮理所當然中。
      在大家的歡呼雀躍聲中,我們這個由公司組織的團隊自駕車隊徐徐地列隊上了京珠高速。由于昨晚沒有休息好,沿途的風景對于我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。一上車就惡心得我只能閉目養神,第一站,長沙站就在我暈得七葷八素中稀里糊涂的到了,什么美景,什么佳肴都讓它統統見鬼去吧。我只想休息、休息、再休息……
      我的美夢在酒店服務生的叫早電話中給徹底打破。吃罷早餐,開始了我們今天的行程。首先去的是岳麓山,岳麓山最有名的是“岳麓書院”,曾多有文人墨客在此吟詩作對。書院與老公熱戀時去過,這次就把機會留給那些小青年們了,讓“岳麓書院”一直保留在我最初的記憶中吧。一個愛晚亭玩下來,我的腳已經苦不堪言,在老公的攙扶下終于平安的抵達了終點。腳上的傷痛感還未消退又開始了我們下午的橘子洲之旅。且行且息中,看看沿途的風景,聊聊樹上結的什么果,開的什么花,不知不覺已來到了橘子洲廣場。毛澤東年輕時的半身雕像屹立在廣場中心,那種儀容、那種威嚴、不愧為一代偉人,這也使得橘子洲的游客歷年都經久不衰。不落俗套的我也很大眾、很俗氣的在主席雕像前pose了幾張與主席的親密照片,為此還遭來了老公的一頓白眼。原來大家都在等我合影,而我還在那搔首弄姿,糗大了。
      晚上的演藝節目不是我期待中的琴島,不知怎么換成了田漢劇院。雖然沒有琴島的陣容大氣,歌手們的傾情演唱卻帶給我最深的感動。壓軸的二人轉節目更是讓大家捧腹大笑,每每想到那情那景,依舊讓我忍俊不住。
      歡聲笑語中我們來到了第二站:張家界。魅力張家界舉世聞名:她有世界上最美的峽谷、最高的電梯、最漂亮最原生態的森林公園、最好看的奇峰異林、最震撼你的天然窖洞、最氣勢恢宏的戶外歌舞劇,總之,張家界的美美不勝收。阿凡達的取景點哈利路亞山的主山頭原型就是景點袁家界景區的“乾坤柱”。難怪和老公去韓國旅游時,當地的導游就說:看風景別出國,再美的風景美不過張家界。真心為自己是湖南人而驕傲。
      第三站:我的老家—安化縣城。上午我們去參觀了由前蘇聯參與設計建設,在世界上都頗具代表性的柘溪發電站。最大壩高104m,站在高高的壩頂,俯身望著下面湍急的河流,聯想到那個沒有任何高科技支持,純屬人力筑造的年代,不禁驚嘆于前人的偉大與神奇。
      農家樂用過豐盛的午餐,來到了我們此行的最后一個景點:茶馬古道。第一次騎馬的心情用六個字來形容:緊張、興奮、刺激。挑了匹最臭美的馬,說它臭美是因為它的主人給它系了個小鈴鐺,而其它馬都沒有。一路走,一路叮叮當當,煞是悅耳。騎著馬,聞著路邊野花野草的味道,感受著天然氧吧的魅力,夾帶著一些馬糞的腥味,很是悠閑,噢耶!原來生活也可以這么怡情。
      如果說下午的騎馬帶給我們最初的刺激,那么篝火晚會則將我們拉向了高潮。節目非常豐富,有唱歌、有跳舞、有游戲、有互動的、有單挑的、尤其是拔河比賽充分的彰顯了團隊合作精神。一張張年輕的面孔,笑得那么開懷、那么燦爛、讓人好生羨慕:年輕真好。本來烤全羊是晚會的主題,不料想蹦迪卻將晚會推向了高潮。在這里已沒有職場、沒有身份、沒有都市的喧鬧、有的只是肆意飛揚的青春與活力。望著這群朝氣蓬勃的年輕人,心懷感恩也很慚愧。老公創辦公司時因家庭原因沒能在身邊輔助左右,就是這群年輕人見證了凌峰公司的成長軌跡。不離不棄、風雨同舟的與公司共成長、共進退。生活中我們總是抱怨付出太多,得到太少,煩惱太多、幸福太少,想想汶川、想想雅安,其實我們的存在就是最幸福的。
      篝火晚會完美的拉下了帷幕,也結束了我們七天六晚的自駕游,同時也帶給我最好的心靈啟示:活在當下,享受生活。
      岳麓山
      毛澤東故居
      橘子洲頭、湘江
      張家界-武陵源
 
     柘溪發電站
      茶馬古道
      篝火晚會
Copyright ©2018 華廈建工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粵ICP備19093536號    中國·東莞市東城街道主山上三杞工業大道立洲科技園2號樓708     技術支持: 東莞網站建設
色老头久久综合网,18男生自慰gayxnxx,亚洲精品色婷婷在线观看,大山里的性欢生活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